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穿越七零有空间 > 第214章 交公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以前大家都是公分制的时候,因为耕种和各种原因,产量不高,交完公粮,也就没剩下多少,只能混着红薯干野菜熬到秋收。

    可是如今分田到户之后,情形大不一样,大家照顾共有的田地和照顾自家的地,完全都不是一个态度。

    就按这次改革之后的收获来说,公有制每亩产量平均是一百八十斤,而分田到户的每亩能达到二百三十斤左右,抛去交上的公粮,那就是每亩多了五十斤粮食,两亩地可就是一百斤了,一家人省省吃,也能吃两三个月。

    一时间,尝到甜头的分田到户的乡亲们,干起活来更是热火朝天,而观望的那群公有制的乡亲们,开始吵吵嚷嚷的也要分田地。

    木秀接到交公粮的通知单后,第二天凌晨就和陈旭辉赶着牛车,将收好的麦子拉到粮食回收站去交公粮,

    交公粮的地方基本都是在镇上,附近的许多村庄都会过来,由于交的时候过程比较复杂,耗时比较多,需要排队,检验,分等级,晾晒,除渣,归仓。

    所以大多数人都是凌晨天不亮时,各家各户有的套着驴车,有的赶着牛车,有的拉着架子车纷纷往粮站赶来。

    火辣辣的太阳烘烤着大地,屋檐下,站着满脸大汗等着交公粮的十里八村的乡亲们,人人手里拿着草帽,不停的扇着风。

    粮站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全部上阵,在粮站内,醒目位置的墙上都写着白底红字的“喜交爱国粮”等标语口号。

    这种天气,站在屋檐下和在太阳底下没什么区别,虽然今年的收成不错,但是大家这会儿都被烈日晒的无精打采,耷拉着脸,只希望赶紧轮到自己。

    陈旭辉去取了一个收条,然后排队等候。

    “你这粮食不行,没晒好,再拉回去晒两三天。”一个白白胖胖的工作人员,手中拿了个长戳子,往架子车上一站,很熟练的就扎进粮袋里顺手一倒,麦粒就到手心里了,他此时正很不耐烦的对着面前的人说道。

    那人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那种人,不会说好话,一般来交粮食的人,见到工作人员都会说说好话,陪着笑脸,或者塞根烟,就是怕工作人员挑自家粮食毛病,然后让拉回去,毕竟大热天很不容易,大队干部催了又催,每个人赶到粮食站距离也不近。

    “我这粮食真的晒好了,不信你再看看!”那人急忙用手扒拉袋子里的小麦,急着证明自己的小麦没问题。

    “一边去一边去,别在这里耽误时间,我说没好就是没好,赶紧的,下一个。”那个工作人员捻起几粒往嘴里一扔,一咬,然后不耐烦的挥手。

    那粮食,看起来干燥饱满,明明都是晒得好好的。

    人群中,大家都是有些敢怒不敢言,生怕工作人员也会为难自己,那人只能将粮食袋扎好,放到平板车上,晃晃悠悠的推起来,垂头丧气的准备回家去了。

    粮食的好坏,全靠工作人员来评定,上交的公粮也是会分三六九等,粮食好的,按照斤数交,粮食品质差的,就要多交一些。

    木秀实在有些看不下去,明明人家的粮食还可以,可是工作人员就是故意为难,于是她绕了个圈,跑过去,对着那人说了几句话,那人的先是面露惊讶,后来迟疑的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那人的儿子将粮袋翻了翻,把戳的小洞翻下去看不到,然后重新排队。

    等木秀再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开票过磅去了。

    原来木秀让他们去买包烟,换个家人排到跟前把烟一递,就行了,这个法子果然有效。

    过称的地方,粮站工作人员一边神气的叼着大前门的香烟,一边拨拉着算盘,一把木椅子坐在磅秤旁,椅子边立着把特大油布太阳伞,那个神气劲,活脱脱旧社会地主那形态。

    “快点快点,都挤什么,排好队排好队。”工作人员一边叫着,一边擦着汗,要不是这工作有油水捞,谁愿意这么热的天来这里呆着!

    这会儿轮到木秀家称粮了,从凌晨出来到现在都快中午了,木秀都有点儿烦躁了。

    俩人吃力的一袋一袋往称上搬,一共有八袋,搬好之后,陈旭辉来不及擦汗,就先给工作人员递烟,那工作人员一边打着哈哈,顺手接过香烟房子磅秤上的账本边,然后熟练的拿出麦子咯吱咯吱的咬咬。

    “好了好了,一等粮,搬下去吧。”工作人员一边把咬过的谷子朝磅秤边的低下吐出去,一边朝着陈旭辉说道。

    陈旭辉和木秀又再次把袋子一袋袋的往粮仓里搬,粮仓的入口在两头,要上五六米高的台阶,搬上去后,打开袋口,将粮食往下倒,完了把袋子收好,再下台阶再把另一袋搬上去,几趟下来,衣服是没有一点干的地方了。

    工作人员开好收据,木秀仔细收好,折腾了大半天,终于完成任务,可以离开粮站了。

    “陈大哥,咱们快回去吧。”木秀被晒的一点胃口都没有,只觉得渴。

    “好。”陈旭辉驾着牛车往回赶去。

    一路上,陈旭辉欲言又止,木秀彷佛看透了陈旭辉的想法一样,她叹了口气说道“陈大哥,我知道咱们这样不对,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让咱们人微言轻。”

    “那为什么不去告诉他们领导,让他们领导来处罚他们。”陈旭辉闷闷的说道。

    “他们做这些,顶上领导未必不知道,可他们敢这么做,那就肯定是不怕的。”木秀叹了口气说道。

    眼下像这种国营粮站粮厂,都是公家的,里边的人个个都是铁饭碗,像这种辛苦活,没有什么好处谁愿意来干啊,所以底下这些人的小动作,只要不是太过分,领导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也正是如此,在后边改革的浪潮下,首先倒闭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些人人像挤着进去的吃公家饭的厂子。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长沙娱乐  娄底资讯  大庆论坛  中卫资讯  连云港旅游  海西论坛  南通时尚  湘潭学习  潍坊资讯  钦州旅游  西安新闻  阿拉尔地图  怒江论坛  济宁新闻  博尔塔拉资讯  金华娱乐  临沂资讯  那曲地图  泰州地图  嘉峪关旅游  广安学习  海口新闻  大丰地图  铜川学习  黑河地图  临沧新闻  黄冈旅游  泸州学校  衡水新闻  临沂资讯  铜川学习  湖州旅游  郑州旅游  六安论坛  酒泉论坛  昭通时尚  沧州学校  许昌学习  松原时尚  北海资讯  大兴安岭学校  汕尾论坛  松原时尚  阜新地图  南通时尚  贵港资讯  张家口时尚  湘西旅游  大兴安岭学校  眉山旅游